笑谈专栏|关于克洛普在MNF上的言论释义

当你对阵西布朗、水晶宫、西汉姆联一类的球队时,他们的定位球水准实在是太强大了,以至于我们要做出应对。但并不是说防守的形态要变,球员的即时反应更为重要。

很显然,克洛普在回答中对定位球防守问题并没有谈到具体的解决办法(也基本不可能谈到),但有一点很重要,言语中克洛普认为在定位球防守中,球员的落位和安排已经做到了极致,以至于如何安排已经并不重要,这时球员的即时反应其实更为重要。在《笑谈》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有提到过克洛普的定位球防守比较罕见地采用了全员防守,但依然不见起色,在克洛普最后一句的强调中,似乎部分球员即时的反应是有问题的,诸如米尼奥莱对于高球的反应或负责区域防守的球员面对冲入区域的对方球员所作出的判断,以及他在视频中直接指出的克拉万看球不看人、维纳尔杜姆不挡人的问题,等等。

笔者并不认为克洛普在视频中透露了过多定位球防守的信息,他也不着笔墨地透露了“针对每个对手都会有不同的防守策略”这一信息,而对赫尔城比赛的丢球解释也是属于正常解读,已经较为详尽,不赘述。

无论是克洛普还是卡拉格,都认为在利物浦的丢球中,区域防守者和盯人者都存在问题:盯人者(维纳尔杜姆、拉拉纳等)注意力不集中无法阻挡球员争到头球或第二点,区域防守者(克拉万)则不注意进入防守区域的球员只顾着看球。根据职责进行评(fen)判(guo),这是教练员分析定位球的基本维度。

“他们应该保持时刻观察场上动向的集中度,如这个片段里,克拉万这某个时刻只顾着看球了,我不知道他当时在想什么。”——克洛普

“克洛普式的边后卫在近些年来不断演变,但现在更像是中场,他们需要向前施压,有时像边锋,有时像中前卫。”

“有时我们不应该诟病边卫的一对一防守,虽然他们的确经常如此,但这个时候你的中场在哪里?如果有球员夹防,1对1防守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实际上在现代足球中,边后卫的职责已经越来越丰富。在阿隆索与卡拉格谈及瓜迪奥拉的执教风格时曾强调瓜迪奥拉的边卫内收式打法,而克洛普则有着不同的理解,他似乎更加强调因材施教,而非引入特型球员。诸如莫雷诺在他手下(以及罗杰斯手下)都更习惯如中前卫般插入禁区,而传中脚法更佳的米尔纳则更像一名winger。

而言语之中,球员的改造也是有很大前提的,即尽可能地扬长避短,尽管米尔纳的单防能力不可能比边卫出身的大部分人都好,但他的优点恰恰在于协防和配合意识。

“再来一次的话我确信不会输掉这样的比赛,我们拥有80%的控球率。不过我们在进攻三区的选择很有限,我们在中场运转得很流畅,但到了进攻三区我们的射门太频繁,太随意。比赛结束后我对球员们说,我们最后再多传一脚球就好了。”

克洛普表达了两层意思,第一是也许再来一次不会输球,因为这种绝对优势的比赛不应该会这样。但实际上,利物浦在1314赛季同样输掉了对阵切尔西的那场关键比赛,又在本赛季开头输掉了类似的对阵伯恩利的比赛,同样是因为个人失误,我们不能把一切都归咎于偶然。现如今,当克洛普治下的利物浦强大到要对方球队一心一意防守时,如何避免低级失误以及如何取胜还是必须要细思的事情。

对此,克洛普阐述了第二层意思,他认为球队在中场运转的还不错,但在进攻三区的选择颇为有限,同时射门太频繁而随意。对阵伯恩利的比赛就是如此,笔者相信因为正常的反击失球队员们或许不会如此急躁,但由于杰拉德(1314赛季)和克莱因(对阵伯恩利)的个人失误而输球,或许会造成另外一层心理,结合克洛普的言论,他希望球员在射门前想想传球的选择,这其实可以视为对心态层面的训练。

“有的球队通过10号球员的穿插组织来获取机会,高位逼抢达到的也是同样的目的。如果我们在高位获得球权,我们可能一脚传球就会创造很好的机会,所以我才说高位逼抢是最好的组织者。“

事实上,笔者认为这是克洛普无奈的选择。探讨克洛普的理念时需要客观地去想一想高位逼抢与传统组织者的可能性——当一只球队在传统10号,或者席尔瓦类型(克洛普节目中谈到的最喜欢的球员)欠缺的时候,自然只能通过高位逼抢来增大破门几率。我认为这是克洛普在利物浦人员条件下颇为无奈的选择,结合他对格策的追求和对席尔瓦的喜爱,当有机会引入一名真正的进攻组织者,或者阵中有类似潜质的球员愈发成熟时,他一定不会放过利用这些天才来做文章。毕竟高位逼抢有着天然的对体能和身体的过度消耗,亦张亦弛显然更加平衡。

“球员在整体施压时需要人发号施令,9号和10号球员决定了我们的防守覆盖面积,因为不能让对方6号球员轻易得球。我们防守的阵型就像442,9号和10号球员划分了防守的区域。“

这一地方令人费解,笔者猜想克洛普更喜欢让442防守阵型的两名“前锋”对6号球员领防并做到让其孤立,从而体现出”切割“这一概念。至于后一句话则是克洛普压迫的核心,从中可以繁衍出很多重点理念,例如球员在反抢时应注意保证在传球路线上,而非直接从对手脚下抢断皮球,例如球员的反抢时机并不是对方接球前要卡住身位,而是接球前已经开始跑动在对方的传球路线上……其要求可能要比设计进攻路线更为复杂。

“我不注重体系,体系只告诉我从哪开始防守……如果我们有一名擅长1v1的边锋,或许情况会不同。我们是根据自身特点打造的这套体系。”

初到利物浦,克洛普看菜下饭是当然之选,虽然笔者认为多特蒙德时期的4231,与上赛季以奥里吉突前,詹与亨德森搭档双后腰的4231都颇具有潜力也更为平衡,但单单一名马内(注,这里可以侧面反映克洛普不认为马内擅长1v1,而事实上这赛季他的1v1已经有所提高了)显然不足以让克洛普坚持4231。另外,吸取了罗杰斯每年大换血最终失败的教训,克洛普并没有着急对拉拉纳、库蒂尼奥、亨德森、菲尔米诺等罗杰斯时代的臣子进行打压或处理,而是在如何发挥这些人的能力上下功夫,应当是在无法吸引大牌球星的情况下最佳的选择。

但笔者同样认为这样的阵型并没有过高的潜力,首先433是一套极容易在中路空虚的阵型,无论一名教练怎样不重视所谓阵型,其布阵总是要有基础的,至少考虑现有人员,维纳尔杜姆和拉拉纳的发挥还需观望;其次,这套阵型虽然提升了场上人员的发挥,但也使得斯图里奇和奥里吉、詹还没有找准定位,只能说这个阵型属于场上人员的最佳选择,并不一定是最佳人员的最佳选择。

”这球首先要归功于亨德森,斯图里奇的压迫让对方门将开球匆忙,随后克莱因断下球冷静地交给亨德森。我们控制住了球,(亨德森)没有冒失,也没有强行地面传球。“

斯图里奇的压迫强度一直备受诟病,但就这一场比赛来说,克洛普显然认为斯图里奇的有效压迫让对方门将开球失误,随后才有了亨德森的长传首功,斯图里奇的反越位,马内的插上……等等,高位压迫本就环环相扣,而斯图里奇这一逼抢恰恰体现了前文提及的”我们需要给对手传球的机会,但要削弱对方传球质量“这一理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